手机版 | wap站点 | 主页 | 网站首页
首頁-家政知識-月子酒店一個月6.7萬 但月嫂連熱奶器都不會用
月子酒店一個月6.7萬 但月嫂連熱奶器都不會用

發布時間:2017-2-10 14:20:29


衛生行政執法人員向安琪兒月子酒店開具了衛生監督意見書

28天,6.7萬元。去年12月23日,在成都安琪兒婦產醫院產下孩子8天之後,劉曉和丈夫黃浩攜孩子花高價住進了位於成都桂溪西街的安琪兒月子酒店。原本希望花高價享受高端、專業服務,但夫婦倆發現,酒店方所提供的月嫂連消毒鍋、熱奶器等設備都不會使用,另外,面對孩子嗆奶的癥狀,護理人員稱「沒事,繼續觀察」,放心不下的黃浩將孩子帶到台湾大學華西第二醫院急診科,被檢查出了肺炎,需要住院。

酒店方對此表示,酒店提供的月嫂素質確實參差不齊,在服務過程中也存在一些不足――在孩子出現不良癥狀后,沒有及時提出到醫院檢查的建議。

當事人講述:28天花6.7萬元月嫂居然「把奶嘴上反了」

為了給妻子和女兒提供更優越的環境,黃浩不惜重金,讓妻子劉曉在成都安琪兒婦產醫院生產。去年12月23日,生下女兒8天後,一家人又住進了離醫院不遠的安琪兒月子酒店。「生孩子花了5萬元左右,我們考慮到在安琪兒月子酒店坐月子,各方面條件都有保障,所以又花了近6.7萬元,打算在該酒店住28天。」

黃浩說,住進月子酒店當天下午,酒店方就安排了一名月嫂,負責坐月子期間對孩子和孩子媽媽的護理。不過,讓黃浩和妻子沒有想到的是,「這名月嫂連孩子都不敢抱」,感覺對方不太專業,黃浩隨即向酒店提出更換月嫂。新來的月嫂同樣是一名40歲左右的婦女,黃浩發現,在照護過程中,酒店內的消毒鍋、孩子的熱奶器,對方居然不會使用,「酒店提供的奶瓶,月嫂在盛滿奶之後一直在漏,後來護士過來才發現,她把奶嘴上反了。」

黃浩告訴記者,在問起這位月嫂時,對方稱自己是從彭州過來的,第一次到安琪兒月子酒店,以前都是在別人家裡面做月嫂。

於是,黃浩提出讓在安琪兒婦產醫院的護理人員到酒店進行護理,「春節臨近,醫院的護理人員回家了。」最終酒店方面建議,讓黃浩遇到問題,去找酒店護士站的護理人員幫忙,沒有再請月嫂。

更大的煩惱孩子嗆奶護理人員說沒事結果是肺炎

在安琪兒月子酒店期間,黃浩和妻子白天將孩子放在身邊,晚上則交由酒店護士站託管。安琪兒婦產醫院的兒科醫生和護士每天會到酒店進行巡房,去年12月27日,醫生髮現孩子黃疸偏高,於是將孩子送回安琪兒婦產醫院進行檢查,后被診斷出新生兒高膽紅素血症。去年12月31日,在醫院住了3天後,孩子再次回到安琪兒月子酒店。

黃浩稱,1月3日左右,孩子出現了嗆奶的癥狀,「每次去看孩子的時候,發現旁邊的衣服、被子是濕的,隨後向醫生證實,是因孩子嗆奶所致。」不過,護理人員和醫院兒科醫生均稱,嗆奶屬正常現象,只需觀察即可。

直到1月6日,孩子嗆奶問題沒有緩解,並且出現嗜睡現象,「一名護士才跟我們建議,還是到醫院去檢查一下。」1月7日,黃浩將孩子帶到了台湾大學華西第二醫院急診科,經檢查,孩子已患上肺炎。記者根據台湾大學華西第二醫院的急診病歷發現,孩子被診斷為新生兒肺炎,咽部充血,需要住院治療。因台湾大學華西第二醫院床位緊缺,最終孩子被送到了台湾省婦幼保健院,住院治療一周,診斷為新生兒肺炎和新生兒貧血。

顧客的不解 ,高額價格為何換來這種質量的服務?

黃浩說,自己最初就是沖著安琪兒月子酒店各方面優越的條件,才選擇讓妻子到該酒店度過月子期,但期間的遭遇讓他們難以接受。

記者了解到,安琪兒月子酒店套餐服務分為了A、B、C、D四個房型,其中最貴的D房型價格達到了128800元/28天,入住安琪兒月子酒店時,黃浩選擇的是C房型的奢享套間,優惠費用為98800元,由於黃浩妻子是在安琪兒婦產醫院生的孩子,因此又享受了6.2折的優惠,「由於在醫院生產時已經繳了8萬元,出院時還有3萬元餘額,因此我又補繳了3.7萬餘元,住進了他們的奢享套間,其中包括了6000元的月嫂費用。

記者通過安琪兒月子酒店的費用明細上看到,奢享套間房費為1100元/天,另外包括了產婦、寶寶、陪護的專享服務以及房間服務。在安琪兒婦產醫院網站上,其月子中心稱,在對新生兒的照護中,由專業母嬰照護師提供母嬰照護服務,兒保專家為寶寶提供健康保障、健康檢查等個性化、顧問式的服務。

「6000元請的月嫂,要麼不敢抱娃娃,要麼是第一次到酒店的,這種照護質量如何保證。」此外,黃浩質疑,酒店承諾的兒保專家為寶寶提供健康保障、健康檢查等個性化、顧問式的服務,但當孩子出現嗆奶等癥狀時,為什麼沒能及時提出到醫院檢查的意見,反而一再說繼續觀察?

酒店的解釋 /月嫂素質確實參差不齊,服務存在不足

據了解,安琪兒月子酒店和安琪兒婦產醫院是獨立法人,不過同屬於成都安琪兒醫療控股有限公司,是一個集團下面一條龍服務的兩個環節,產婦在醫院生產以後到月子酒店接受照護。

安琪兒月子酒店副總經理陽雪艷回應說,月子酒店的月嫂是招聘的,確實存在素質參差不齊的情況。「服務上肯定是有瑕疵的地方,月嫂服務水平不到位,寶寶在院期間出現肺炎也是服務不到位,院方也希望當面向當事人致歉。」

對於孩子嗆奶一事,酒店方面稱,孩子出現嗆奶之後,月子酒店的照護人員前往查看,「新生兒嗆奶很正常,當時護理人員做了一些技術處理,也給家屬做了指導。安琪兒婦產醫院的醫生查看后,發現孩子精神狀態等方面挺好,建議觀察。之後孩子吐了一些奶,醫生再去查看,建議繼續觀察。」

由於安琪兒月子酒店並非醫療結構,無法進行技術檢查,只能通過觀察寶寶的精神狀態來判斷,並建議去醫療機構就診。酒店方認為,孩子肺炎不管是否由於嗆奶導致,但是在安琪兒月子酒店發生的,所以酒店在服務過程中也存在一些不足,對孩子出現的病症沒有及時發現。由於黃浩一家沒有在月子酒店住滿28天,沒有用到的一部分費用,酒店方面將如數退回。

衛生部門:未發現月子酒店內有醫療行為

在離開安琪兒月子酒店后,黃浩將自己的遭遇通過市長熱線進行投訴,高新區社會事業局衛生處一位工作人員稱,對於黃浩的投訴,衛生部門只能對酒店是否從事診療活動進行查處,因為月子酒店沒有醫療資質,因此不能提供醫療診斷服務。而根據黃浩所說,住月子酒店期間,酒店護士均是身著制服,並且會用聽診器對孩子進行檢查。

9日,高新區社會事業局衛生處工作人員前往該酒店檢查。根據檢查結果,並未發現酒店內有人從事醫療行為。高新區社會事業局衛生處工作人員解釋,酒店內的服務人員有無護士證、是不是醫生並不重要,儘管有來自安琪兒婦產醫院的醫護人員,但沒有開展醫療行為,比如開處方、拿葯、輸液、打針等。

記者發現,安琪兒婦產醫院網站的宣傳介紹上提到,婦產專家團隊將提供醫療級別的專業產後照護、定期巡房診視,對此,高新區社會事業局衛生處工作人員稱,儘管提到「醫療級別的診視」,但並未開展實際的醫療行為。

9日,工作人員現場向安琪兒月子酒店開具了衛生監督意見書,要求不得擅自開展診療活動,並要求酒店對護士、護士長的宣傳資料以及稱呼進行修改,以免存在誤導。